夏花(外二章)

苏和
云,偶然。
风雨,必然。
花朵,还不到秋天,就开始谢幕。不忍看秋天,飘零与
逐放。
八月初秋,簇拥的小黄花,摆着菊的姿态。在天边褪色
的黛墨里,织着爱的细密,打开风的坐标,深入渴望。
哦,我身边的草原,就是如此精致!
不待你感叹,就把节气叠加起来,让寻觅的目光,牵扯对
根的思念。
一匹马,一枚夕阳。
牧羊犬和席地而坐的牧马人,融进佛境!


白桦树的眼睛

白桦树一定看见了什么,才把眼睛象形成世界。
树干痛苦地弯下腰,如一个时光的孕妇,繁衍岁月。风儿低
声哭泣,划过树梢。
严冬,白桦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皮,燃烧着噼啪爆响。夜空
依旧耷拉着眼皮,不醒。只有枝丫,悄悄上升着高度,我真想放
空思想,让自己凝固。
白桦树用金黄的叶子挽留我,不让我摆脱她的留恋。雨和雪,不
停揪扯我和她的联系。
冥冥之中的树,冥冥之中的我。她越用眼睛盯紧我,我的心就越流
血。挣扎,一分钟的绝望。
呦呦鹿鸣,与我擦肩而过。


蒙古包

白色,比原野更静。虽然一肩风尘,满身雪花。
炊烟如情人一样憔悴,寸寸望断。
以一个圆,藏匿远方。蒙古袍的艳影,在草地的空间,闪动秀丽。
狼群在山洼里密谋,羊儿屏住呼吸,倾听草尖上的风吹。
牧人再一次折叠起蒙古包,迁徙。嘴巴呼出的寒气与鼻烟壶解开的疲惫,
一齐涌进另一个季节的肺腑。

(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-论坛-散文诗界,2019-1-23 09:24,荐稿编辑:叶枫林)
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