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岩头村

谷禾
岩头也是石头。水从石缝间
汇聚入岩溪
滚过河底的乱石,映现青竹和乌云
 
更大的寂静,来自石缝间的青苔
细雨中,绿得盎然
我怀疑它从黑暗中,接通了雪窦山的云雾
 
而广济桥头的木楼,还是从前的
格栅是,灰尘是,门脸上锈蚀的铜锁子是
 
坐在屋檐下的老妇人
多年来,只饮灵泉古井的水
我怀疑井中的几尾鱼儿,也来自从前的慢时光
 
而木楼卧在春光里,打盹
夜深又独自去岩溪洗脸,不小心碰响了
头顶的瓦当,和溪水里的星光
 
横斜在岩溪的枫杨树
从水里,照见了
满头枯枝和空洞的心,更渴望回去岸边生活
 
——这时候,我想坐下来了
做一块青石
青石上放一篮,溪水洗濯的马兰头
 
(选自《诗眼睛》微信公众平台2017.09.28荐稿编辑:曹谁、夜陌、王恩荣)
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