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燕郊西来做我的爱人

姜博瀚
一位老人穿越栏杆,他
从燕郊西
踏上尚未开通的京秦高速
高速公路。吊车司机左右摇摆
竖拇指的信号朝下作业
日落前隔离板的噪音
绿色的屏障,高高的楼房
两条小白狗竖立着耳朵
四周的轰鸣,提心吊胆,紧随其后
它们看着围墙就把腿跳起来
搭上去,瞅一瞅
如此快的施工速度
风里没有狗的气味
遛狗的人,背搭着手,唱着戏曲
夕阳,是在一只狗的带动下
练就了他老年的腿。
狗,跟在主人的后面
颠颠地跑——尽管你放弃了午休,仍旧
不离不弃,感恩着主人,感恩着狗粮
要是狗呢,它瘸拉着腿,长相丑陋
你会遛一条  老态龙钟  行动不便
没有耳朵的——狗
至善至美的纯洁少女
到燕郊西来做我的爱人
 
(选自《三兄弟说》微信公众平台2019.1.22荐稿编辑:曹谁、夜陌、王恩荣)
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